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瀚墨书斋

最启源的美文 正版作者的网刊

 
 
 

日志

 
 

诗说三则 作者:朱曦  

2017-02-23 04:13:04|  分类: 当代文学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悲剧往往喜剧式地说出

——读山东石棉《这些草活着是为了被割倒》

        ■方文竹

 草,一种卑微、普通、普遍的物象。草活着,自生自灭,是一种自然现象,没有会特别注意它。可是现在,“这些草活着是为了被割倒”,就有些不同寻常了。草“活着”是“为了”什么?答“被割倒”。可谓辛酸至极!全诗的主角是草,分明有了人的律令,即人的文化赋义行为。也就是说,在诗人的笔下,草不仅仅是草,会让人联想到更多。

   让人联想到更多,草还是草。就这样,在草与非草之间,诗作隐含着她的意义和意味的张力。当然,这样说来是很多诗作都能够做到的。那么,这一首诗作的独特性在哪里呢?

        “绿地”好像诗人特别截取的一块“模型”,由此观物取象、移情运思、心游万仞。

  草就像自然人,或说自然人就像草。“如生俱来。”二者的相似之处让人自然、自由联想,第一节的描写即如此。一首诗的立意之途由此开启。草是中性的。众多、雷同、普通、普遍,因此很不起眼。“虫子”出现了,动物与植物的不同,但是生物进化的意义上仍然是同一个族类。也就是说,“虫子”并不比“草”高出多少。但既曰“讨好”,则略有不同,“虫子”显然强势些,显示居高临下的姿态,草即在它的生存阴影之中。草对于虫子的“讨好”见出了成效。“赞歌”也好,“哀伤”也罢,草们在这场生在的戏剧中出现了分化,“其中一株”一定非同寻常。“阳光”层叠,剧演不断。“热闹”是辛酸式的反讽,带着眼泪的笑,甚至是草们一生的无奈总结。悲剧往往喜剧式地说出,或说悲剧披着喜剧的外衣。

“阳光”和“热闹”是否还暗示诗人的隐态。五味俱全,当然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一层。诗人尽量做到客观展示,隐藏自己,戏剧化效果则更强。

       我特别注意到,草永远是草,虫子永远是虫子,各自处于命运的归位。“一直到秋天”,也就是自然过程,是人力所无法抗拒的。草再怎么折腾,也是短暂的一生,纵使没有割草机,也会自然老死。

       仿佛一篇小寓言或童话,一首小诗以常见意象和现象出示,却引起了阅读者的共鸣和震撼,为何?关键是她的背景,意象其实是点拨,是呼唤,是引出,呼唤和引出其它的事物与她相互亲近、感应、共融,或许这就是海德格尔所言的“聚拢”。意象的意义在于她的背后的东西或与她相关的东西。一首诗的空间就这样拉开了,并重新激活了常见意象的再度使用效应。在诗人的笔下,草、虫子、阳光等自然物象易于让人想到某些社会的状况,如民众生存的艰难和无奈,甚至不排除对于或潜在或变异恶势力的轻柔提醒,“割草机”则是人的意识行为,它的出现一下子将全诗笼罩和照亮。就此结束,给人的回味是无穷的。(附原诗)

这些草活着是为了被割倒

■山东石棉

绿地上,草长得很高

都绿,都不开花

互相推挤,向阳光献媚

它们有与生俱来的手段

它们喝水的姿势是雷同的

它们讨好虫子的语言

千篇一律

有虫子为其中一株

唱赞歌,有虫子

为不幸死去的几株哀伤

阳光铺过来

一层,又一层

热闹的景象会持续下去

一直到秋天

割草机轰轰地开过来



朱曦阅毕,侃几句——

.1.

诗题中的“这些”,

属于赘语,当决然弃之。

因为诗是“简言达意,尽致表情”的艺术,

容不得赘言赘语。

.2.

既然草生的目的是为了被割倒,

那说明它们连砍头都不怕,

还有必要向阳光献媚吗?

诗人显然犯了思维逻辑毛病。

方先生何以看不出?

其实,草互相推挤的意图,

不在于向阳光献媚,

而在于贪得无厌地舔舐阳光

以苟且偷生。

草向阳光献媚是不格物的,

草舔舐阳光呢?是格物的。

格物好不好呢?回答是肯定的:

因为,无论是作家还是诗人,

其唯一的神圣使命,

就是用恰如其分的语言,

最大限度将天地人事物的本相

精准地呈现给人看,

让懵懵懂懂的人类多多少少

受到一些真理的审美熏陶。

而诗人山东石棉

在运用语言表意方面

是敷衍了事的,不值一评。

当然,如果是方先生感情用事

而偏爱评之,那又另当别论。

注:“格物”,穷究事物的原理法则而总结为理性知识。"格物致知"一词出自《大学》。格,至也。物,犹事也。致,推极也,知,犹识也。格物致知是儒家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哲学概念。北宋朱熹认为,"致知在格物者,言欲尽吾之知,在即物而穷其理也。"这是朱子对"格物致知"最概括、精确的表述。推极吾之知识,欲其所知无不尽也。穷至事物之理,欲其极处无不到也。对于朱熹的的解释,我们的理解是,格物就是即物穷理,凡事都要弄个明白,探个究竟;致知,即做个真正的明白人,为人行事决不湖涂。文学中的格物致知,是明道德之善,而非求科学之真。


关于该文的争鸣——

朱曦:反调不好听。但是,有几个人能够知道“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的道理呢?知者,上智;不知者,下智;厌闻者,弱智。

远山行人:关于“反调”的“反调”——诗题中的“这些”是必要的,理由如下:1近指代词“这些”,拉近情感距离;2“这些”还是复数代词,与诗文内容中隐喻的“芸芸众生”相对应。“诗题”是对诗歌内容的前置性揭示,“简言达意,尽致表情”没错,放大镜是个好东西,朱兄眼神看歪了。

叶如钢:赞同。 补充一点。“这些”是具体化, 特指。去掉, 就是说所有的草。 这在指意上是不同的。如果我们理解“草”就是说“人”, 那么“这些草”就是指某一部分人。此外, 我们也可以理解为诗人眼见一片草而生出感叹。 所以, “这些”就是他看到的那一片草。这更是具体化。 当然, 这仍然是比喻一部分人。 所以这和上面说的是一致的。通过具体化,诗可以获得更多的意味。当然, 一首诗也可以写一般的草。 这里作者选择的是具体化的草。

朱曦回复远山行人:你觉得“草活着是为了被割倒“与“这些草活着是为了被割倒“相比较,哪一个要精练达意一些呢?仓颉造字很辛苦,借来表意要节约,否则,我们的字圣会大发雷霆的哦? 其次,你说话自相矛盾了:既然我的“简言达意,尽致表情”说没错,那你为什么要赞成“赘言赘语”呢?《草活着是为了被割倒》这个标题,难道还没有凝练地表达清楚《这些草活着是为了被割倒》这个标题的表意吗?诗既然是凝练语言的艺术,那为什么一个字可以表达清楚明白的,你们总喜欢用两个字三个字呢?我怀疑你们是不是想多捞稿费哦。我可不会上你们的当的......

朱曦回复叶如钢:民如草芥之说,古已有之。石棉以草喻民,并非独创。所有民皆如草,所有草都是弱势群体,没有必要说什么这些草那些草的。草就是民,民就是草。石棉用“这些草”虽然能够增强读者的现场感,但其实是多余的。因为我们早已经知道“民如草”的旧说,早已经在现场。


朱曦:就叶延滨论题《诗歌是心灵间的桥梁》说两句

叶延滨先生以《诗歌是心灵间的桥梁》作为论题,给川藉诗人汪贵沿诗集《栅栏内外遗落的文字》作序,我认为,这个论题不确切。原因何在?因为,诗歌是意象和物象之间的相互诠释,而不完全是意象和意象之间的相互沟通。所以,延滨先生“诗歌是心灵间的桥樑”一说,是不格物的——没有道尽诗歌的本质与功用。人类文化史实表明:许许多多读诗的人,并不知道诗歌呈现和表达的东西是什么。

      窃以为,延滨先生给贵沿先生诗集《栅栏内外遗落的文字》作序的标题,当改为《诗歌是心灵与自然之间的桥梁》,此说是格物的,是对诗学真理比较好的表意。其实,这已然是常识,是一个众所周知的观点:诗书画的创作艺术,其实质只不过是对自然的模仿与涂鸦,写得像不像,画得像不像,那只能让观之者去众说纷纭,凭各自的资质去胡思乱想,想到什么,就是什么;想不到,也无所谓。

背景资料: 叶延滨先生简介:当代诗人、散文杂文家、批评家,现任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曾先后任《星星》主编及《诗刊》主编。迄今已出版个人文学专著46部,作品自1980年以来先后被收入了国内外500余种选集以及大学、中学课本。部分作品被译为英、法、俄、意、德、日、韩、罗马尼亚、波兰、马其顿文字。作品曾先后获中国作家协会优秀中青年诗人诗歌奖,中国作家协会第三届新诗集奖(1985年——1986),以及四川文学奖、十月文学奖、青年文学奖等50余种文学奖。


朱曦:品宫白云诗《提灯的人》中富于独创性的炼句

提灯的人

宫白云/诗

黑夜提着白昼

摩肩接踵的人群提着自己的影子

乌鸦提着栖身的树

提灯的人提着尘世——

从一城绚烂中挑出灯芯

从四处的污浊中择得慈悲

当一河的月亮熄灭黑暗

一盏灯模仿神圣

好看的光线从低处

献过来

 朱曦阅评:夏夜无聊,来中国诗歌流派网走一遭。浏览一下最近的热点诗歌,发现宫白云女士写的这首诗,颇有些特点,主要是在炼字炼句上有所创新。全诗十行,但是我最看重第七行中“一河月亮熄灭黑暗”句,因为这个句子练得好,独出心裁且高人一筹;是此诗的亮点,也是诗者炼句的功夫显现。

      不过,我认为:“一河月亮熄灭黑暗“,其实,没有“一河月亮点燃黑暗”好。我们可以展开神奇的想象力臆想一下:身处无极黑夜,我觉得十河月亮都不可能熄灭浩渺无边的黑暗,况一河月亮乎?话又说回来,有史以来,人类是将黑暗一律视为“熄灭的象征”的,已经熄灭了的东西,我们还有必要再去熄灭它吗?何必将它打倒在地,又踏上一只脚呢?有点闲得无聊而为之的意思。

      唠叨至此,只好揭秘:真正能够熄灭黑暗的,是太阳而不是月亮。也许你会糊里糊涂问:“一河月亮点燃黑暗”何以比“一河月亮熄灭黑暗”好呢? 那我告诉你:因为,“一河月亮点燃黑暗”是格物的造句;而“一河月亮熄灭黑暗”呢,是不格物的造句。

      为什么我会特别强调运用语言要“格物”呢?道理很简单:因为,所有诗人和作家,他们写字的神圣职责,其实就是运用好语言排列组合法,将天地人事物的本性呈现出来给人看,让人类或多或少知道天地人间的一些真理;所以,如果作家诗人们对仓颉造的字,通过一番挑精选肥的功夫之后,运用的语言仍然达不到“格物”(表达清楚万事万物的本性)的意境,那他们的一切所谓独创,都是白费功夫。

背景资料:宫白云。女。写诗、评论、小说等。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诗歌流派网副主编。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特区文学》读诗栏评荐人。《诗歌风赏》编辑。《关东诗人》副主编。诗歌、评论、小说等作品散见于各种报刊与选本。获首届金迪诗歌奖年度最佳诗人奖,2013《诗选刊》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2014《诗人文摘》年度诗人奖。著有诗集《黑白纪》。现居辽宁省丹东市。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