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瀚墨书斋

最启源的美文 正版作者的网刊

 
 
 

日志

 
 

悬崖菊香花笺瘦作者: 子夏卜  

2013-01-01 10:14:57|  分类: 抒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悬崖菊香花笺瘦

作者:  子夏卜  编辑:柳依娟  


悬崖菊香花笺瘦(原创散文) - 子夏卜 - 壶中日月   笔下乾坤

 

城市一隅,几案一角,傲然一枝在风中娇俏,率真一簇斜阳里高标。朵不硕大,一枚枚飞泻如瀑;姿略显精瘦,高高在上清丽,挺拔。容颜不施粉黛,不失自然美;行为不故做作,本真不掺假。上接云天,天阔视野更阔;下垂海地,地大心域更大。

天哪!这不就是风靡秋山的悬崖菊吗?第一次走出大山,扑入城市的怀抱,第一次无意识地欣赏花,就这样痴痴地被花迷住,生生地被花击倒,并且因此暗暗萌生了爱,胡思乱想总离不开你——那个她,好不让人惊诧!

至于吗?不就惊艳一朵花,犯不着那么念念不忘。可你并不知晓,点燃的爱要想扑灭,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愣头小子来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还不知晓,那同窗五年就有足足四年多被压抑的爱,是在无数次的痛苦扑打中被慢慢冷却的。

你想想,我一个农家儿男,家庭又有政治背景,穷且不说,单说家庭成分复杂,若背负政治包袱,在那个年代还有活路吗?而你身在城市,家又有革命的色彩粉饰,是班上寥寥无几的几个不享受助学金的天之骄子。二者相形不仅是见绌,而且是相距甚远,天渊之别。你一如那昂立高隘的悬崖菊,而我却像山野路边那不屑一顾的小草一颗,面对你,我只有仰望的分,无有垂慕的缘,又岂敢做非分之想!

爱之最捉弄青春的莫过于花仪草,草冰冷;草慕花,花不懂。情缘一次次侧身,孤单始终伴着幽恨。

就要毕业分配的那个秋,再也耐不住性子的我这个愣头青,终于破釜沉舟勇敢地站进了追逐者的行列,全然把自卑、胆怯都忘得一干二净。无论是闲言碎语,还是诽谤中伤,也统统不在乎。只有一个念头:“护”!护着严霜中的花不遭欺凌,护着心仪的菊从此安宁。

记得,那个秋的悬崖菊格外繁盛,热烈地绽放在分校老虎岭的崖头。看着她,总让人想到了童年记忆中的菊野、菊壁,凄凄风拂,冷冷霜侵,依然一谷的金银,一崖的锦绣。那才叫,一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谁敌她!


悬崖菊香花笺瘦(原创散文) - 子夏卜 - 壶中日月   笔下乾坤

  

身旁村溪潺潺,头顶山月朦胧,柳岸的青石是有些冰冷,可二人滚烫的心早已将它温透。你含情脉脉,我谈兴浓浓。不过,总觉得在我们周围有一种无形的威胁在逼近。时间不允许我们更多的卿卿我我、缠缠绵绵,似乎必须直接主题,开诚布公,才能释怀,安心。就这样简捷,就这样匆匆,一次极平常的约会竟赌定终身。

我惊喜,你淡定。更要命的是,离校的日子所剩无几,分配的条件苛刻。闪婚,在那个年代早已被我们运用得炉火纯青。

没有聘礼,没有嫁妆,没有婚纱,没有婚宴,……没有婚礼所需的几乎一切最起码的条件。两副各自的旧铺盖一拼,两个衣着干净一点的异性走到一起,几个要好的同学随便来凑凑热闹,仅仅不足四平米的农家小屋,就是你我十分奢侈的婚姻殿堂。时下的裸婚,根本没有那时我们的结婚来得那样完全、彻底。见笑了,喜泪中满含酸辛。

确如菊安卧山隘,不问雨露如何滋润,不究山土如何瘠薄,只要一点空气、一点阳光,她真的就灿烂。在那个“洞房花烛夜”,我只记得,你瑟瑟依偎在这个依然陌生男人的怀中,喃喃抛出惟一一句话,只有四个字:“你爱我吗?”而我还有点躲闪地回答,也只有一个字:“爱!”是那么吝啬,又那么理性,以至成为我刻骨铭心的痛,至今常常不能原谅自己,每每悔恨得让我直跺脚捶胸。

你不嫌弃我穷酸,不在乎情感之外的任何东西,而我却被虚荣、功利纠结,拨弄着藏在心底的小九九,十分卑鄙,可恨!

也许幸福来得太轻巧了,并没有唤醒我这个愚蠢者的麻木,从而郑重掂量自己的同时也珍重你付出的那份感情。你大概没有想到,就连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婚后的生活变得那么生疏?一枚菊并不惧怕寒冷,最不能忍受的是不冷不热的疏忽。

春花开了,菊并不需要多少温情,只需要在她等待的季节里,闻香识花,默默滋润,能够让她也分享这春的浪漫,蕴涵这春的生机,成为花界毫不逊色的一员。

夏荷笑了,菊并不需要多少热烈,只希望在她休憩的港湾,撑起一片绿荫,洒下几滴露珠,使她像出水芙蓉一样,端坐在水的中央,安看风起云生,日黑月白。

秋桂报讯了,预示着菊的盛大节日即将来临,这时的菊仍不苛求什么奢华、富贵,只期盼在这收获的日子里,少一点漠然,多一份好心情,真正用心去感悟一下菊的清冽和壮美。

腊梅雪中怒放了,严寒逼花朵抱香枯枝,挺直不屈的身姿。菊不会倒下,根本不需要同情和怜悯,更别说什么呵护和体贴。只要求在她蛰伏的时光中,一如落英尘泥,暂且把她忘记。

所有这些,敢问夫君做到几何?理解几多?悔伴着恨、泪和着血只能独自呜咽。

悬崖菊香花笺瘦(原创散文) - 子夏卜 - 壶中日月   笔下乾坤

 

在那长长的岁月里,爱情的心灵之门曾经几次试图敞开,可几次你我都止步于拒绝面前。粗与细,善良与刻薄,持重与轻浮,外向与内敛,真的水火两重天?爱是不需要理由的,而负爱却可以找到理由万千。

你大概万万没有想到选择我就是选择了另类的秋天,就是选择了别样的霜寒。不该有风的时候霜风凛冽,而应该有雨的时候却冷雨凄然。穷和苦没有压倒你,心地的贫瘠、情感的缺失却无情地夺去了你最美好的青春时光。两鬓骤然结霜,你戏说,这是菊花的独钟;额头皱纹平添,你笑称,这是沧桑的奖赏。

你多么渴望春日的温暖,夏天的热烈,秋仲的惬意,冬闲的逸趣,重新再来一次华年!挽回,补偿?一个让你失望的夫早已失却了回天的力量!寄望于梦,寄望于妄想,作孽只能拿孽的报应来回敬,否则难以慰藉天良……

假如菊悖霜天选择了春天,成为烟花三月一枝桃杏,二十四桥一剪杨柳,抛却了曾经拥有的一切,把全部爱都投进了庭院、堤岸,不再留恋野岩半点,包括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伤心汉,你将作何想?

可能警悟就是我最难得的财富,警示就是我堪比箴言的经典。这时,我会幡然醒悟地告诉男人帮,并非迷人的大千世界会诱逼良女从流,有时不道德的婚姻、不完美的爱情也会让柔花改变性状,选择坚强,重新做一回自己,伺机情移爱转。每个做男人的都必须明白,爱情不是任何一半的一厢情愿,女人更不是男人的把玩。爱情至少是两情相依灵与肉的融合和再创,如果彼此都不敞开心灵的门窗,从而灵犀一点直抵灵魂的空间,心灵有交流,灵魂有倚傍,即使所谓夫妻夜夜肌肤之亲,日日形影不离,也会近在咫尺,一如天涯之遥,形同陌路,互不相干。而灵与肉的瞬间碰撞,惊心动魄,火花四溅,一刻堪抵千年,时间只不过是爱情的惨白度量。

倘若菊悖霜天钟情于夏天,成为河池里一弯清莲,高堂上一团榴火,一变曾经的信守,一改过去的形象,将自己的所有光和热都和盘托出,把怨和恨都燃作复仇的火焰,像出水芙蓉在权贵的欢笑中妩媚,似风中蔷薇招摇于名利的交际场,让你再也找不到那崖金秋的风光,你又将怎么办?

我的回答很简单,果断,那就是只要你良知还存,不迈出决绝的一步,断然回头,收起那不堪回首的荒唐,我依然不嫌不弃,默默吞咽苦果,为你舒郁解难,为你洗刷不白,帮你找回你自己,全心全意成全你曾经期待的愿望,重新扬起新的生命风帆。

人欲中最愚蠢的举动莫过于痴情,世界上最大的灾难来自畸形的爱情。当你痛心疾首诅咒别人虚伪、冷酷、不自重的时候,或许倒应该反躬自问,真正不自重的伪君子是谁?

情,人之特质。爱,性之本能。但懂得情还会爱绝非与生俱来的本领。成功是考验,失败却不仅仅是教训。拥有难免轻疏,失去才是最好的拷问。

一如菊放菊收都恨秋,也许关于一枚菊的爱情原本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当你学会、读懂它时,早已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悔之晚矣!

悬崖菊香花笺瘦(原创散文) - 子夏卜 - 壶中日月   笔下乾坤

 

余言赘语

或许,人世多少次流转都是倒叙;情感多少回倾泻都在重复一个版本。堪忆浣花笺,一个才女薛涛的衣袂香痕,酿自花潭溪水,炼于芙蓉蜜汁,盈盈十样变笺,昂昂十离诗作,每一种色彩都是心的光华,每一个离字都是泪的奇葩。一介迂腐的书生乏有这样的造诣,却不甘匍匐在谁的脚下。

也许,年华再璀璨,沦为附庸就失去光彩。爱恋再执着,成为多余便一文不值。断肠桃花笺,一代女才鱼玄机的心旌,折花桃枝散作溪,胭水十里倾倒多少长安客;一汪泪眼书思情,残梦难收,红颜香断,抱憾空门谁来问?

云水淌过流年会不会老?时间翻越红尘能不能旧?青春并非谁的专利,爱情更无老少之分。古稀之年才轻挑月下灯,饱蘸沧桑泪,走笔情海,为你——悬崖菊,涂抹出平生第一纸霜菊笺,你不会见怪我这个老顽童是恶作剧老不正经吧?总觉得,爱的甜言蜜语不分先后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讨人欢心,情的浅唱低吟没有迟早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一样勾人心魂。

但愿姗姗来迟的草的表白不致惹恼花的芳心,有什么节外枝蔓横生。更希冀这将成为一种爱见证,一个情存根,烙进你我生命的图腾。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